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骑游摄影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骑游摄美景,交友促康健,心中无大事,生活是主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  

2011-10-06 08:54:02|  分类: 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2011年10月5日星期三  (今日重阳)成都多云 14~24℃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仲秋骑游小夫路,细雨迷蒙白鹿行。去年曾经由此过,今岁重临景又新。

彩屋掩映林木间,白云漂浮青山顶。稻谷已熟忙收储,拌桶声唱丰收情。

筑路声煊震山川,溪水奔腾路泥泞。水墨丹青画图中,纵情高歌田园行!

 

过通济桥,左转到小鱼洞,右转沿小夫路前行,13公里到白鹿。通济镇距成都63公里,位于湔江河谷的中心,地势开阔,历来是交通要道,重要的集散之地。地震中,距此不远的小鱼洞大桥轰然垮塌,通济大桥却安然无恙。因地势开阔,通济遂成为银厂沟、白鹿镇地区抢险救灾的中心,曾经搭建了最大的板房区。如今,通济镇恢复重建,焕然一新。由于要赶往白鹿,我们没有在通济停留。但湔江河边的新居、桥头的会馆,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去年5月中旬,我曾经乘车经过小夫路到白鹿镇。记得那时的路况就很差,坑坑洼洼的。今年道路依然不好,好在已经开始封道修路了。常言道,要致富,先修路,何况是灾区重建呢!很不明白白鹿镇为何没把修路的事摆在前面,震后三年的今天才开始动手修路。如今,法式风情小镇和乡村建设基本就绪,本应热热闹闹开门迎客了,却要封路修路,把财神爷堵在门外。看看大假期间周边场镇游客爆棚的热闹和拥堵,不能不说是大大失策了,白白丧失了发展的好机遇。

虽然路况不好,由于封路,车辆不多,安全无忧,骑行顺畅。绕过通济镇之后,爬上了一个小山坡,眼前是一派秋收美景。山坡下的农田里,水稻已经成熟,有的已经收割了,只留下了枯黄的稻草;有的还正在收割。谷把摔打在拌桶上,发出“嗵嗵”的声响。这种活,以前也干过,十分熟悉。睽违多年,如今得见,顿时感到十分兴奋,十分亲切,仿佛身临其间,陶醉在稻谷的芳香中了。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公路顺着白鹿河蜿蜒伸展。民工们或挖沟、或填土,或砌堡坎,为扩宽公路紧张地工作着。细雨迷蒙,远山葱茏,云雾缭绕在山巅。山坡下,小河边,色彩美丽、造型新颖的农居,掩映在竹林树丛中,就像一幢幢乡间别墅,别致漂亮。行走在这里,感觉是来到了一个美妙的童话世界,至少也是行走在欧美的乡村,很难相信这里是龙门山断裂带的地震灾区。它比我们的都市更清新美丽,具有无比的魅力。白鹿镇灾后重建之所以能够独具特色,在深山里打造欧式风情的城镇乡村,是源于历史文化的渊源。

百年前,法国传教士曾经深入到白鹿镇的山区,修建了教堂“领报修院”。依照上个世纪的观点,这应该属于文化侵略的范畴,依今天的观点来看,就成了传播文化的善举,也是中法友谊的象征。所以,白鹿镇灾后重建,就以打造法式风情小镇为核心,周边乡村修建的新农居,也都是法式风格。这些五颜六色、造型新颖的法式洋房,点缀在青山绿水之间,景色焕然一新,对今后开展旅游、搞活经济确实有很大的益处。
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    就连这座小学,白色的钟楼,赭红色的围墙和屋顶,碧绿的草坪,都彰显着异域风情。白鹿镇原本有一所九年制学校,就修建在白鹿河边的下书院旧址上。地震中,两幢教学楼都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,不能再用。其中一幢还整体抬升了3米,被称为“最牛教学楼”。如今,做为地震遗址妥善保存,将是白鹿镇宝贵的旅游资源。学校异地重建,就只是小学了,没再新建中学。看着孩子欢乐的笑容,我心里也感到无比的轻松。毕竟,时隔三年,历史已经揭开了新的一页,展现再他们面前的是更加美好的新生活,但愿地震的阴影,从此消散得无影无踪。
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灾后重建,还给村民的文化生活带来了良好的物质条件。一路行来,走过了白鹿镇的多个村社。每个村社都建起了像模像样的村民活动中心,还有健身器材。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下午4点,我们终于来到了金桥村,这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。穿过法式城堡大门,我就来到了明清风格建筑的社区,当晚就住宿在村民的家中。这里是金桥村老场镇的原址,临河靠山,公路从镇中穿过。地震中,靠河边的房子有部分成了危房,于是拆了重建,建成了如今的古色古香的新街市。没有遭到损坏的房屋,则基本不动,外观稍事改造,也面目一新。老街和新建的法式风情小镇,相互映衬相得益彰,似乎也体现了中法文化的交汇融合。

我入住的那家农户,一间两层的楼房,180多平方米,楼下客厅厨房,一间卧室,楼上三间卧室。造价十多万,国家补助了6万。如今,四间房全部用于游客接待,虽然不很专业,却也清洁卫生,价格适中,宾主皆欢。在灾区走得多了,往往或有一个念头:他们都是因祸得福!村民自己也说,全靠国家政策好,要是靠他们自己,估计再过20年,也修不起这样好的房子。

是的,全靠党的领导好,全靠国家政策好,全靠全国人民支援好!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骑游白鹿向娥(二)——从海窝子到白鹿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 摄影 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去年到白鹿,曾经写有博客日志《彭州白鹿镇小渔洞纪行》,网址如下,欢迎指教。

http://cdjiangdl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7503736220104228434020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3)| 评论(4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