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骑游摄影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骑游摄美景,交友促康健,心中无大事,生活是主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雾沉路滑走川南 (原创)  

2014-01-19 23:44:28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4年1月19日星期日  成都 多云转晴 3~13 ℃

 

雾沉路滑走川南 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摄影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为寻绿色生态肉,车行三百到纳溪。

坡陡路滑车难行,弃座徒步走田畦。

山路因雨泥泞稠,磕碰擦挂浑身泥。

寂寞田园荒芜多,林木葱笼行人稀。

重重丘陵雾色浓,苍苍苔痕石蹬蹊。

农舍砌筑半山腰,峰顶兀立灵石奇。

客来黄犬吠声狂,主人相迎到屋西。

杀鸡烹鱼炊烟生,片刻做就丰盛席。

围坐方桌庆新年,碰杯换盏笑声齐。

儿孙俱已离家去,独留老翁盼归期。

 

       老汤的工友小杨老家在泸州纳溪合面镇石灵村。石灵村僻处川南山区。小杨兄弟五人都外出打工,并在城市生根落户,家中只留下了老爸老妈了。好在小杨在成都,回家也就300多公里。不过,他要回一趟家也不容易哦! 这几年,老汤他们都请小杨的父母帮忙在山区养猪做腊肉,春节前就开车去取腊肉,顺便探望一下二位老人。16日,老汤他们又要到小杨老家去了,我获准跟他们一起去。腊肉不是关键,主要是想深入山区农家看看,顺便拍点照片。

16日晨,薄雾轻笼,高速畅通。车行成自泸高速,一路顺畅,抵达纳溪。成自泸高速是新建成的,路况良好,虽然过路费贵点,但确实近多了。下高速经护国镇前往石灵村,道路就是乡道了,路况也还可以。这几年,农村的交通状况确实有较大的改善。

然而,一拐上通往农户的村道,情况就完全不同了。修建没几年的公路,路况糟糕透顶,令我们倒吸了一口冷气。碎石泥土路,没有硬化。头天下了雨,松软的路面被重载农用车碾得稀烂,泥泞不堪,遍布沟壑水坑。稍平整点的地方,稀泥敷面,湿滑异常。最糟糕的是,道路随山势起伏,坡度很大,即是在天晴路况好的情况下,对越野车也是一个挑战。看来,只有拖拉机才会胜任愉快。

一路缓慢前行,车子不断陷入泥潭,费尽功夫才前进了不到200米,最后终于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。根据路况侦察判断,继续前进完全不可能了,唯有选择退出,另外择路前行。道路很窄,后退是更大的考验。好不容易艰难退行到一转弯处,胆战心惊地尝试着把车子调了个头,这才松了口气。又是一路冲坡,车子几乎是在泥浆上飘移滑行。我们都下了车,踩着泥浆不停地垫石块茅草什么的,搞得一身稀泥。这里是红壤土,粘性很强,脚踩下去拔起来,相当费劲。还好,终于有惊无险地退出了乡道。顺着来路退回,沿着另一条已经硬化了的乡道前行。

水泥路并不能直达小杨家门口,很快就又转上了一条土路。这条土路,坡度更陡,路面更泥泞,行进了不到一里路,车子终于又陷在半坡的泥泞中了。前行是彻底无望了。商议的结果是弃车徒步上山了。停在坡上当然不行,相中了来路山洼水塘边一转弯处的拐角,地方稍宽,停车后不会堵塞交通。

还是要倒车退下来。坡陡路滑,倒车很危险,但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。好在师傅何川手艺了得,一路倒退下来。车子时而陷在泥浆里,时而滑到路边,险象丛生,刹车后仍在飘移。好在路两边沟坎不高,心理压力稍小一点。打滑空转时,泥浆飞溅,轮胎下面都冒起阵阵白烟,相当壮观。

摆好车,拿出要带走的物品,就踩着泥浆徒步上山了。心中忐忑不安:车子放在上路边过夜,会不会丢哦?会不会明天跑来一看,四个轮子没了?或者汽油没了?估计老汤今晚上睡不踏实了。但愿山区百姓淳朴,没有见利忘义的小人。

往上走,土公路坡更陡,路更烂,想把车开上来,绝对不可能。路难走不说,可恨的小杨居然连回家的路都搞不清楚,害得我们爬坡上坎地走冤枉路。十几分钟后,又转上山林小道,一会是竹林小路,一会是冬水田狭窄泥泞的田坎,提心吊胆的,不过还好,没有跌入冬水田去。

半小时后,绕过一个山垭,终于来到了小杨家。一幢老屋坐北向南,建在山凹。极其规整的红砂石砌筑起高高的堡坎,正面堂屋,两面厢房,中间是石铺的晒坝。青瓦盖顶,黄土筑墙,泥墙上面还涂抹了白灰外墙面。看起来,房子已经有点年头了,是典型四川山区民居。从红砂石堡坎的浩大工程和白灰墙面来看,当年这幢房子理应属于“土豪”级别。不过,和我们沿途看到的现代豪华农居相比,它确实已经算不上什么了。只有红砂石的晒坝和堡坎以及苍苍苔痕,显示着它曾经的荣耀和高贵。

小杨的父母,60多岁,年龄大致与我相仿,但显得稍稍苍老一点,身体很好。老两口热情地接待着我们,倒茶拿果,还端出热水请我们洗脸,非常客气,处处彰显淳朴的乡俗。为我们的到来,老人家已经忙了一天了,宰鸡杀鱼,令我们非常过意不去。

假如路况好的话,我们车子可直接开到他们院坝左边的山坡下,仅咫尺之遥。那样的话,我们在一点钟时就可以到了。但如今已经是4点过了。几公里路我们足足折腾了3个小时,应该说,还算是幸运的,起码没有陷落在动弹不了的窘境中。

房后是高山,林木葱笼。门前是山坡,下临山谷,竹木茂密不见底。雾气很大,山上山下白蒙蒙一片,西边的太阳就像一个红烧饼挂在半空。原本计划要去爬山拍风景的,如今也只好罢了。

时间不早了,老汤他们拿出带来的东西,和老人家一起做晚饭。我插不上手,就端着相机四处査看。泉水流入屋左的储水罐,用管道引入院坝,虽然没有压力,却也是名副其实的自来水。晒坝面积有点大,经久不用,苔痕累累,十分湿滑。几只肥鸭在屋边的水塘嬉戏觅食。一只土黄色田园犬,身材俊美,非常精神。起初对着我们狂吠,继而就承认了我们,不再吵闹。猪杀了,还养有白兔乌鸡。有电视,信号不错。有沼气,但主要还是烧柴。柴灶是我见到的最漂亮的啦。灶台灶面都是用红砂石砌就,添柴的灶口,非常考究,十分规整。尤其是一个红砂石砌筑的烟囱起于灶面通出屋顶,于是屋内就没了柴烟。这可是绝大多农家都没有的。可惜的是闪光灯打不开,光线太暗,没法拍照。

和杨大爷交谈,对他的老屋赞不绝口。他只是淡淡回应一句:有什么用呢,他们都不回来。无奈中透露出极大的悲伤。他的五个儿子,都在广州、成都、贵州打工,家都安在城市里了。如今老大把小儿子送回家读书,请爷爷奶奶管教,也是聊解他们的寂寞吧。老爷子管教甚严,墙上贴了一张纸,列出了九条禁令。小孙子读四年级了,看起来很朴实,一副倔强劲儿,但爷爷奶奶的话还是要听的。第二天早上,老杨居然叫小孙子背起背兜帮我们背东西下去。我们力劝无效,转而一想,也就明白了老杨的心思。农村孩子的吃苦耐劳,就是这么锻炼出来的,只要力所能及,多辛苦一点没坏处。这种理念,比城市里“捧着怕摔了,含着怕花了”的娇生惯养要好得多!

晚饭做好了,非常丰盛。老汤他们的厨艺,相当不错,加上土鱼土鸡新鲜蔬菜,都是绿色食品,味道相当不错。大家围坐在桌边,频频举杯,祝福两位老人新年快乐。明天小杨又要跟车回成都。这就算是我们和他一起陪父母过个年吧。别看成都到家只有300公里,但常回家看看也属不易。尤其是最后这几公里路程,几乎就成了绝大的障碍。我就不明白,这最后的这段路为啥就修不好。他们回答说,国家只管到镇上的路,通往队里的路是沿途社员自己集资建的,费用有限。山区的路,确实难修,也费钱。何况这里已经是山林多住户少,基本上一户住一个山头。到邻近的农户串门,估计最少也要走半个小时。好在手机普及,大家还可音讯相通,不然可真是与世隔绝了。现在已经有不少村民在路边修房了。他家这样的房子,今后是不会有人住的了。山上的农田也就只有荒废了。沿途走过,看到了很多荒废的土地,我国人多地少,如此荒废,非常可惜。

合面镇盛产柚子,屋子周边种满了柚子树。这里的柚子品质非常优良,酸甜可口,水份充足,完全不亚于沙田柚,而且不用化肥,绿色生态。在公路两旁,摆满了卖柚子的小摊。但奇怪的是,在成都市面几乎没见销售。可见当地政府没有做好产业化和营销推广,致使村民抱着金饭碗难以致富。当然,要致富先修路, 这家门口的一公里路,不仅是孩子们回家的障碍,更是阻碍农村经济发展的瓶颈。但修建似乎还是需要政府扶持,不然中央的惠农政策始终难以落实到终端。

第二天一早,又是大雾。短信播报,高速封闭。所以我们也不急着下山。倒是这一百多斤的腊肉怎么运下去,是个大问题。联系驮马未果,杨大爷决定用两轮车把肉运下去。一次运不完,需要走两趟。于是杨大爷和小杨及孙儿先跑一趟,等他们回来后,我们在一起走第二趟。离开杨大爷家时,已经是十一点了。用背兜装上十几斤肉,加上相机背包,总重二十几斤,沉甸甸的,不过感觉还是背得动。自从1971年回城工作后,已经40年没背过背兜了,还真有点新鲜的感觉。路依然湿滑,好在糟了根竹棍做拐杖,一路走来还是比较自在。

看到汽车的时候,大家都非常高兴。轮子没丢,油料还在,说明顺利回家不成问题了。深深地感谢淳朴的山区人民。你们确实让我感动。

和杨大爷握手告别,心中别有一番滋味。年龄相仿的我们,如今拿着社保工资,衣食无忧,或外出旅游逍遥自在,或歌舞自娱欢乐开心,或照看儿孙乐享天伦,但杨大爷他们却依然困守山乡,为儿女们守着一个远方的家,维系着儿孙的牵挂,也为农村经济和国家的GDP继续奉献。他们的生活虽然大有进步,却依然差距巨大。改革开放和社会进步的成果,他们分享得很少很少。中国要真正富强,农村必须富强。但从杨大爷他们那里的现状来看,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。这就是我国大多数农村的现状。

告别了杨大爷,依然倒行退到水泥路上,调转了车头,一阵风地奔向回程。是日,路途磨蹭,到家已经是六点过了。

第二天,当即煮了一块腊肉尝尝,果然味道不错:咸淡合适,肥而不腻,清香扑鼻。

这趟纳溪之行,收获颇多,似乎腊肉已经不是最重要的啦。对农村的现状,有了更多的感性认识。要了解中国,必先了解农村。虽然我了解了也没有多少作用,但求心中明白,但求心安。写这篇文章,把感悟说说,衷心希望有话语权的人们,为杨大爷他们呼吁,为中国农村经济的发展出谋划策,为新农村的建设出钱出力,为民族的复兴和强盛多做点实事。

 

雾沉路滑走川南 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摄影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雾沉路滑走川南 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摄影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雾沉路滑走川南 (原创) - 西地笺儿 - 骑游摄影健康-西地笺儿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1)| 评论(4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